葛橋

©葛橋
Powered by LOFTER
 

【Sinestro/Hal】三連擊 Three Shots(塞哈 v.s. 三種類型電影)

(*《搖晃阿卡迪亞》因為後段尚需小修整,休息一天。)



綠燈戒發出三道光,雲霄飛車繞了三次圈, 

三個腦洞,三種辛哈,以及最後哈爾的鞋跟敲三下: 

"There's no place like home."


(圖源:網友 Jeremy Thompson 分享於 flickr 上的攝影作品,根據創用 CC BY 2.0 條款使用,謹此致謝。)


《三連擊》是去年 8/9 臺北 CWT40 首發的 Sinestro/Hal Jordan 無料,當時來不及完成任何一篇完整的故事,於是把三個之後計畫發展成長篇的 SinHal 腦洞寫成了(勉強算能獨立閱讀的)短打。剛好這三個腦洞都各跟一種電影類型相關,就一起送作堆了(喂)。

感謝在中英文世界同樣黃沙滾滾的 SinHal 沙漠中,始終耿耿一念澆灌、滋養我們以珍貴糧食的,每一位朋友。



三連擊 Three Shots

文 by 葛橋



1. A Cowboy and His Alien 【西部片的場合】 


當哈爾用力推開酒吧的百葉門,沙漠小鎮正是午後死一般的寂靜,枯骨白的日光傾瀉進屋,帶進一隻從他稍早在鐵匠鋪子內修馬蹄鐵時便執拗不去的紅頭蒼蠅。待不耐煩的雙眼適應了室內的幽暗,他發現吧檯前只有塞尼斯托在獨酌獨飲。正擦著玻璃杯的蓋‧加德納瞥了全身緊繃的哈爾一眼,嘆了口氣,抹布一甩肩頭便逕自走進店後方,臨走前撂下一句:「喬丹,要是打壞了店裡什麼東西,你要賠十倍。」 

從剛才起的這一連串騷動,塞尼斯托恍若未聞,連眼皮都不曾稍抬。哈爾脫下滾邊麂皮帽,煩躁地扒了扒頭髮,把帽子往他面前一摔:「那是我的日落前、我的決鬥……不需要任何多管閒事的紫皮外星人插手!」 

塞尼斯托伸出紫紅色的細長手指,拈起帽沿,用金色的異樣眼睛端詳片刻,淡淡回了一句:「原來你還留著這頂帽子。」 

紅頭蒼蠅在室內轉了一圈,停在那隻曾經無比熟悉的手上──或許是受到黑色指甲間血腥氣息的吸引,就跟此刻怔愣原地的哈爾‧喬丹一樣。 



2. Aliens, Remixed 【太空驚悚片的場合】 


身上外骨骼機械鎧甲的重量確實妨礙了行動上的自由,但他本來也沒逃跑的打算,瑟爾‧塞尼斯托漠然地想。腳邊留意避開纏繞壁面的觸手與膠狀黏液,不要驚擾了前方產卵中的巨大母體。他抬頭望向天花板垂下繭皮間那些模糊的人形,一張張間隙中生死不明的臉,從這座太空站倖存的凱爾‧雷納與約翰‧史都華說,哈爾‧喬丹為讓他們順利脫逃,成了最後一名被視差怪同化的犧牲者。不,或許不是最後一個,那個有勇無謀的蠢蛋,塞尼斯托想,他靜靜撥開一層層黏液,同時想著無謂的捨己為人也許真的會傳染。



3. 500 Days of Sinestro【文藝愛情片的場合】 


「這是宇宙間最強大的力量之一,喬丹,而你竟然拿燈戒去作……」塞尼斯托語音未落,哈爾便輕快接口:「這是吊床。別廢話,快躺上來!」 

那是綠燈軍團星際任務間難得的休憩,哈爾硬把他不苟言笑的導師拉回地球,說是下一次不知何時才有機會帶他來逛。饒是如此,兩人重要景點沒逛多少,反倒去了海岸市最大公園的一角,任憑哈爾公器私用拿燈戒造出一張巨大、發光的吊床,讓他們手腳交纏度過了一個毫無建樹的慵懶午後。 

殘夏的樹影拉得很長很長。距離哈爾得知塞尼斯托的背叛,還有兩個月又二十天。



---

綠燈 SinHal 這對入坑比蝙蝠家還晚,所以是不能再新的新手……祈求沒因貧乏的原作知識寫得太 OOC。這是還在斷斷續續補漫中的新生葛橋(揮),希望能認識更多燈團前輩與同好。